原标题:韩朝首脑热线今将开通 工作人员将非公开试通话

中新网4月20日电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总统府青瓦台有关人士20日表示,热线电话当天在青瓦台和朝鲜国务委员会之间开通。

该人士表示,双方工作人员当天将以非公开形式进行试通话,具体时间不得而知。对于热线是否设在总统办公室内的提问,该人士表示,只知道设在青瓦台,具体地点不清楚。

目前,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何时通电话,尚未确定。

此前,青瓦台公布了陪同总统文在寅前往韩朝首脑会谈地点的6名随行人员名单。6人分别为青瓦台秘书室室长任钟晳、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国家情报院院长徐薰、统一部长官赵明均、国防部长官宋永武、外交部长官康京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特朗普“推特”转发“挥杆击溃”希拉里恶搞视频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香港“东网”9月18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多次在“推特”点名攻击前国务卿希拉里,他周日(17日)再次转发网友制作的恶搞视频,并留言:“特朗普的惊人一杆#狡诈的希拉里(DonaldTrump‘samazinggolfswing#CrookedHillary)”,这惹来了外界批评。

视频中,特朗普挥动高尔夫球杆,画面连接希拉里于2011年上机时跌倒的画面,并在她倒地时,背部加上被高尔夫球击中的特效,看起来就像被特朗普打出的高尔夫球击中。

希拉里发言人拒绝评论此事,白宫也没有立即回应。民主党众议院议员希夫(AdamSchiff)称特朗普“幼稚”,无助改善国家现状。网民也表示,视频鼓吹暴力,尤其针对女性政治对手,根本不幽默。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来宾“3.9”浮尸案告破:男子因过夜费支付问题杀害失足女

3月29日,广西来宾市公安局召开新闻通报会,宣布在来宾市郊区一水塘发现的浮尸案告破,犯罪嫌疑人韦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据警方透露,韦某因与失足女韦某仙发生纠纷,在其租住屋内将对方掐死,然后抛尸郊外的水塘里。

新闻通报会现场 本文图均为 平安来宾微信公众号 图

据了解,3月16日8时,一名群众经过该水塘边时发现,水塘里有一具浮尸。于是立即报警。

接到报警后,来华管理区分局立即组织警力赶往现场进行勘察检验等工作。经现场勘查,死者为女性,双腿、胸部有多处纹身,上身的衣服中被插入一块60X60CM的地板砖。

因发现尸体现场较偏僻,尸体及现场周边留下的各种痕迹物证较少,无法确定死者身份及案发时间,为尽快确定尸源,来华管理区分局通过张贴通告、微信发布等形式广泛发动群众提供线索,同时积极协调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法医到现场对尸体进行检验,最终确定这是一起杀人抛尸案件。案件发生后,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

因为尸体在水塘里侵泡时间长,已严重变形,给案件侦破带来极大困难,为尽快侦破案件,来华管理区分局迅速启动命案侦办工作机制,成立了由局主要领导为组长,并从刑侦、派出所等部门抽调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对案件展开攻坚突破。

专案组针对死者身上纹身较多来分析判断,死者生前的社会关系应该较为复杂,从事一些特殊行业的可能性很大。3月18日,有市民反映,其一个朋友与死者的特征很像。根据该线索,经过大量的走访摸排等工作,警方最终确定死者是南宁市上林籍的吸毒人员韦某仙。

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韦某

确定死者身份后,专案组立即围绕受害者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经专案组对现场周边的“天网”视频进行海量的下载、查询、分析、研判发现:3月8日晚,死者韦某仙在来宾市区合山路一带与一名驾驶电动车的男子共同离开。

围绕这一重要线索,专案组经过大量的外围调查,结合“天网”视频查询,查明了与死者一起离开合山路的男子系高新区桥巩镇的男子韦某,韦某系市区某小区的工作人员,案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锁定犯罪嫌疑人韦某的身份信息后,专案组对韦某的行踪进行核实获知,韦某性格孤僻、倔强,很少跟亲人朋友交往;1995年曾因故意伤害致死在监狱服刑,2014年才刑满释放,具有较强的反侦察意识;案发当天,韦某就将小区的工作辞掉,然后不知去向。

犯罪嫌疑人韦某指认抛尸的水塘

3月19日,专案组在市公安智慧警务作战中心的支持下查明,韦某在案发当天已逃往南宁市。专案组又马不停蹄地赶赴南宁市,对韦某可能落脚的地方进行排查,伺机实施抓捕。

3月20日上午7时30分许,专案组在南宁警方的配合下,在南宁市区一出租房内将犯罪嫌疑人韦某成功抓获。

经审讯,韦某交代,一年之前就认识韦某仙,并与韦某仙发生过性关系。3月8日晚,韦某将韦某仙从合山路接到其租房内过夜,因过夜费支付问题,韦某仙拒绝与其发生性关系,韦某又想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双方发生争执,韦某将韦某仙掐死。次日凌晨,韦某用电动车将尸体转移到来宾市郊区一水塘里。

来源:@来宾公安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军报刊文:军队不可能站在政治之外

1905年11月,俄国克里米亚半岛发生了著名的塞瓦斯托波尔起义。尽管这次起义很快失败,但官兵们在这次起义中展现出的对专制制度坚决摒弃,提出的“召开立宪会议、建立共和国”等政治要求则向人们昭示:军队与政治有着天然和不可分割的内在联系。列宁在这次起义受挫当天,就以犀利的笔触撰写了《军队和革命》一文,坚决驳斥了要求军队保持中立、不干预政治等错误论调,一针见血地指出,“无论如何,塞瓦斯托波尔事件标志着军队中旧的奴隶制度(即把士兵变成武装机器,把他们变成镇压任何自由意愿的工具的制度)已经完全破产了”,沙俄军队中的士兵已经觉醒,开始了自己的运动,“军队不可能而且也不应当保持中立。使军队不问政治,这是资产阶级和沙皇政府的伪善的奴仆们的口号”。

纵观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从军队诞生那天起,军队都是统治阶级进行阶级统治的政治工具,始终为政治服务,没有哪支军队是真正脱离政治而纯粹中立存在的。19世纪德国著名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曾提出,“战争无非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军队作为战争的实施者是一个执行特殊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是为战争而存在的,其本质上就是政治的产物和工具,天生带有鲜明的“政治胎记”,不可能超然于政治之外。海湾战争结束后,时任美国参联会主席科林·鲍威尔就深有感触地说:“我的大量时间通常花在揣摩政治环境上。人们有时说我是个政治将军。事实上华盛顿没有哪位将军不带政治味。”

当前一些西方国家一再标榜和宣称他们的军队是不问政治的、非政治化的。但当我们拨开重重迷雾,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种情景:他们的军队从来没有真正脱离过政治,他们所宣称的“使军队不问政治”,仅仅是指军队不问资产阶级各党派之间的政治斗争,但一旦资产阶级的利益受到损害,军队将立刻成为资产阶级利益的铁杆捍卫者。英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曾30多次动用军队压制工人的罢工运动。美国军队也曾出动几十次用于对付工人罢工、黑人暴动等。还有的国家不断利用强大的军队肆意干涉别国内政,充当世界警察,使军队成为推行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的工具。事实正如列宁所说的,“‘军队应当站在政治之外’,——这种庸俗的、虚伪的、骗人的说教特别便于掩饰资产阶级在这方面的真正意图”。

国内也有个别人随声附和,唱出“使军队不问政治”的论调,其目的显然是动摇党对人民军队绝对领导这个根本,最终使党丧失执政地位,改变我国社会主义性质,其用心之险恶可谓昭然若揭。

习主席指出,“国家大柄,莫重于兵”。我们这支军队是中国共产党缔造和领导的人民军队,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从不讳言自己的政治属性,从不否认我军是为无产阶级政治、为无产阶级利益服务的。我们要充分认清“使军队不问政治”这一论调在理论和实践上的荒谬性、虚伪性、欺骗性和危害性,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永远保持人民军队的政治本色,无条件执行党赋予的使命任务,确保人民军队始终高举旗帜、维护核心、听党指挥。

来源:解放军报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央视记者暗访遭 “扣押”!今夜,一个45亿资产的大公司恶行昭然天下…

最近,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不断接到山西省洪洞县当地百姓的举报,他们反映在洪洞县有一家名为三维集团的上市公司,一直以来违规倾倒工业废渣,大量污染农田,生产中的废水直接排入汾河,对沿途村庄的百姓生活带来了威胁。

村民之死背后的“秘密”

2018年2月26日,记者根据观众的举报,来到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当记者还在初步对三维集团污染情况和村民们进行询问时,两名自称是沟里村的村干部拦住了记者的去路,强行要求搜身,场面一度僵持不下。根据观众的举报线索,沟里村遭受的污染最为严重,记者仅仅只是在村庄里进行询问,就遭遇了村干部的阻拦。记者的调查被迫停止。

村干部:你不说好这个村子都出不了,我跟你说。

山西三维集团是一家国有大型化工企业,也是一家上市公司,曾被评为山西省36家优势企业之一,公司拥有资产总值超过45亿元。

在三维集团的大门,记者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正常运送货物的卡车的队伍之中,混杂着一些外表布满污垢的车辆,这些卡车的后面统一被盖上了一层苫布,往来进出很是频繁。

为了弄清情况,记者跟随空车进入了厂区,在距离大门200多米远的地方,记者看到一辆辆卡车排着队,在一个巨大的装置下面等待装货,他们装的东西,是一种散发着刺鼻味道的黑灰色工业废渣。

十几分钟的时间,一辆卡车被装满了,工人们在车顶铺好苫布,卡车呼啸而出,记者随即驱车跟了上去。

《经济半小时》记者:跟上这辆白色卡车,前面进村了,拐弯了。

这一车工业废渣是要送到哪里去呢?记者一路紧跟。在穿过几个村庄,距离三维集团厂区大概2公里的地方,大卡车突然慢下来,迅速开进了一个院子里。记者立即跟上,径直走到院子的最深处。眼前的景象令我们大吃一惊。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卡车的后斗被抬起,一整车白色工业废渣被倾倒在一个巨大的深坑里,灰色和白色两种工业废渣沿着卡车停过的位置滚落至坑底,从远处看,好似两种不同颜色的“瀑布”。

记者注意到,从这个大坑边缘处可以清楚地看到人工开凿的痕迹,显然这个大坑是被挖出来的。这是一个巨大的深坑,有两个足球场面积大,高低落差大概在30米左右。刚刚倾倒下来的工业废渣,在这里味道更浓烈、更刺鼻。

根据网上的公开资料显示,三维集团是一家以生产聚乙烯醇、粘合剂、苯、焦炭等上百种化工产品的企业。正在倾倒的灰黑色粉状物正是粉煤灰,而灰白色的东西则是电石渣。

电石渣和粉煤灰属于工业固体废物范畴,不仅会随风飘散,还会对空气造成影响,一旦通过雨水的冲刷极易渗透地下,对地下水和土壤造成二次污染。同时,电石渣属强碱性物质,有刺激和腐蚀作用。吸入粉尘,对人体呼吸道和眼睛有强烈刺激性,还有可能引起肺炎甚至灼伤,这两种工业固体废物需要通过专门的堆场统一贮存并严格管理。

可是记者调查发现,这个大坑的底部根本没有铺设相应的防渗层。工业废渣被倾倒在大坑中,然后再“伪装”成一个新建的渣场,埋在地下的工业废渣就成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就在这时,另一车满载电石渣的卡车又开到了坑边。和刚刚拍摄的大卡车一样,满满一车工业废物瞬间又被倾倒在大坑里,然后卡车扬长而去。

在这个大坑的另一侧,不足100米的距离就是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对于三维集团无休止地倾倒工业废物,周围的百姓怨声载道,但是却敢怒不敢言。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村里也知道,不用反映,村里当干部的哪个不知道。

这位村民的家距离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物的深坑不到50米远,记者站在大坑的最边缘,往下一看,头晕目眩,足足三、四十米深。村民说,污染让他们备受煎熬,更可怕的是因为大坑就挖在了家门口,是有生命危险的。而眼前的这个警示牌和围挡,则是因为出了事,才刚刚装上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我的母亲去年八月份从这掉下去埋在黑灰里面了,我在外面干活呢,回来在哪找都找不见,第二天在这找了一只鞋,亲自下去挖,露出来了,根据这个方向,下去挖了一米多深才挖出来。挖出来已经不在了,当场就不行了。

村民告诉记者,因为这个巨型大坑,年过半百的母亲葬身于工业废物中,最后还是经过村里调解才得到部分赔偿。

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人均拥有土地面积不到1亩,农田散落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坡上,时下正值小麦生长的季节,但是记者看到,只有几公分高的嫩芽刚刚破土而出,可上面却被蒙上了一层黑黑的粉末。

在新庄村的小路,路上布满了黄色的工业废物。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地上为什么一碰一挫就能出来黄色的东西?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这就是煤里面的碱煤,那个硫磺,它自己可以燃烧,一点就自然燃烧了。

记者:为什么有这种东西?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他就是洗了煤那个渣,煤没处倒,顺路哪都倒,这都是前十几年的事了。

倾倒工业废物的巨型大坑就挖在了家门口,眼看着仅有的农田被毁、家园被污染、生活环境被破坏、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村民为什么就会同意了呢?

说话间,又有两辆大卡车呼啸而过,驶向了巨坑,继续向大坑内倾倒工业废渣。记者计算了一下时间,从上午9:46分开始,每间隔十五分钟至半个小时便会有一辆大卡车驶来,仅半天时间,三维集团向新庄村这个巨坑中共计倾倒了8车工业废物。

三维集团废水偷排山西“母亲河” 污水恶臭庄稼绝收

在国家加大环保整治力度,打造绿水青山的今天,一家上市公司竟然如此肆无忌惮地在农田里挖掘深坑,偷排倾倒工业废物,而且违规的数量十分惊人。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还发现,山西洪洞县的三维集团的污染,还远不止随意倾倒工业废物。

在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们告诉记者,他们被污染压得几乎到了无法呼吸的地步,自然环境被严重破坏。为了让大家更清楚地看清三维集团给西沟村造成的污染,记者用航拍器在空中拍摄到了一组画面,在画面上,一条从东至西的沟壑当中,早已没有原来的颜色,取而代之的是漫山遍野灰色的废渣。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这是前五六年就已经堆的这个,环保部管它了,他们就盖住了。他现在不在这儿堆了,他在山边那儿。

据村民回忆,这里的土地虽然算不上肥沃,但大多农作物长势还算不错,可现如今许多原来能种活的庄稼现在都活不成了。除了工业废渣倾倒,三维集团的工业废水未经处理随意排放更是触目惊心。

在一位村民的指引下,记者几经周转找到了汾河岸边隐蔽的排污口。刚一到这里就看到,浓浓的白色工业废水从管道内不间断地流出,并伴随着刺鼻的气味,污水不时变换着颜色。白色的刺鼻,黑色的则泛着一股股恶臭。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它不一定,啥色都有,有白色的有黑色的,啥色都有。

汾河是黄河的第二大支流,也是山西省内最长的河流,流域面积近4万平方公里,占山西省总面积的四分之一,养育了四成以上的三晋人民,是山西百姓名副其实的母亲河。但眼前的现实告诉所有的人,三维集团大量的工业废水,就是这样被直接排放到了汾河里。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这个排水就从厂里排出来的,就这个三维尼龙厂。

排污口埋在地下,村民们为何这么肯定污水就是三维集团排的呢?原来就在几年前,企业埋在地下的排污管线由于年代久远,管道破损,工业废水直接溢到了村民的农田里,造成地里的庄稼死掉,农田再也无法耕种。村民拿出当时污水在农田里横流的照片,并告诉我们,事件发生后,三维集团还组织人员来修理管道。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管腐蚀烂了以后,它从下面的水走,上面看不到,地都塌下去以后才知道管道坏了。地也没法种了,人吃上对人体有害。麦子一遇上就死了。

央视记者暗访遭扣押 村干部竟是排污企业“看门打手”

肆意排放,坑害百姓,一家上市公司为何如何大胆,将工业废物倾倒在村庄,将泛着恶臭、刺鼻的工业废水排到汾河里呢?正当记者询问这些问题时,几个自称是沟里村村干部的人拦住了记者的去路。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主任:这是我们村副主任,兼治保主任,我是主任。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副主任:你们是来干啥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主任:这个地方有啥好看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王村长:你们照相了吗?在那照那个管子头了吗?你说这的水排到汾河了,你看哪排到汾河了。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在哪儿闻见河里有味?你在哪闻见的?在北京闻见这山西赵城镇河里有味?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主任:我们知道你们来,有人打电话说,有两个北京环保部的人来了。

沟里村的村干部误以为记者是环保部的工作人员,但却并没有因此而收敛。当记者提到在汾河边见到有污染情况时,两名村干部要将记者扣留当人质。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我们扣了你们的人质了,不让走。

《经济半小时》记者:法律上面没规定说我们公民要服从谁,服从执法人员,如果要派出所来了,让他怎么查我们都没话说。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那要我们村要治保主任干啥呢?

记者:治保主任有执法权吗?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咋没有,你到了我们村我们就有。

僵持之下,记者表明了身份和来意,并向他们出示采访证件,但这两名自称村干部的人根本不理睬。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马上和三维联系,让三维的领导下来,你们等一下。

记者:我们会和三维接触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副主任:不用你们联系,是来我们村的。

面对在汾河边与沟里村村干部僵持不下的场面,记者只得报警寻求帮助,在警察的护送下,记者最终才得以离开。企业排污,农田被毁,百姓遭殃,但是为什么面对记者的到来,村干部为何如此蛮狠,百般袒护排污企业呢?

在调查时,洪洞县赵城镇的很多村民向记者反映,之所以三维集团敢毁掉庄稼地,把工业废渣直接倒在村里,是因为村干部和三维集团私下协商,以承包的方式将这些工业废渣倾倒在村里,谋取利益,而反对的村民轻则被警告,重则吃棍棒之苦,村民们只能忍气吞声。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不同意你没办法,你惹不起他,人家当村干部打你,我要是说不让车在这倒,他就打你。

记者:之前打过吗?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打的人多着呢。

当记者准备离开的时候,有村民匆忙赶了上来,一定要留下记者的联系方式,他告诉记者,因为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和记者聊天,他担心事后村里、厂子里的黑恶势力会报复他。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要是有个报复啥的,我跟你们好联系。

环保局副局长:活该!

一家上市公司,无法无天的肆无忌惮污染环境,当地村干部,充当着污染企业看门护院的打手,村民和记者说了几句话,都要担心会遭到打击报复。

其实早在2014年,中国青年网就报道了《山西三维污染近40年 环保局确认企业偷排》的事实;

2016年,每日经济新闻也曝光了《山西三维成环保老大难 年年被查处》的消息;

2017年,中国法制报道网调查发现,山西三维违规倾倒工业废渣污染农田。

2017年环保部派出8个督查组对13个地市进行督查,三维集团就是被督查的对象之一。在如此密集曝光和环保督查的重压下,山西三维集团的污染不仅不停止,反而越来越猖獗,如此违法的企业,当地的环保部门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3月19日,记者来到了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就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渣、将未经处理的工业废水直接排放至汾河进行。

洪洞县环保局工作人员:我们一般工作日都是7到9天,像你们这个情况我做了登记,然后跟我们领导汇报了,他跟那边负责人打电话,然后去核实。有的就快,有的就慢。

当记者询问新庄村是否建有工业固体废物的存放场地时,这位工作人员始终含含糊糊,表示不太清楚。为了查清事实,记者随后来到了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的办公室。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 王新森:12369就是受理举报的,知道吗。

《经济半小时》记者:我们还想了解点其他的情况。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你还想了解其他的情况,你想了解其他情况干啥。

《经济半小时》记者:新庄村的村西头有一个大坑。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是些什么东西?

《经济半小时》记者:白色的电石渣。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反映那些东西。

面对记者的举报,洪洞县环保局的这位副局长显得很不耐烦,当听到三维集团倾倒白色电石渣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直接讲出了村委会与三维集团的利益关系。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你们村里边跟人家厂里签的协议,就让人往那堆的,找你们村长就得了,还用找别人。你村里边拿了人家的钱,就让往那里堆的,那你找谁麻烦。环保局能管了村里?谁让你们村里拿了人家钱了。就是你们村里老百姓胡干给人惹来好多麻烦,让他们自己跟村里人去解决。都是你们村里村干部惹的祸,告诉你吧。

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表示,三维集团往村庄里倾倒工业废渣的事他十分清楚,他的逻辑是,因为村委会干部拿了钱,有了协议,所以洪洞县环保局就不该插手。

王新森:你们村里人拿了人家钱说你们不用管了,我们给你打包了,你给我多少钱。

记者:那可是按照现在现行的环保法,你们作为环保部门。

王新森:我们不是公安,我们没权利去调查,知道吗?

记者:但是涉及到环境问题。

王新森:抓企业,企业说我没有倒,我们只能管企业,我们管不了老百姓。

记者:那不管以前村长那边怎么跟厂子去商定的,但是现在不是有环保法了吗。

王新森:有了环保法咋啦。

记者:而且确实影响环境了。

王新森:县长都管不了,知道吗,就是你们里边的黑心钱问题,那谁出这个钱。告状抓人,谁拿了钱了,抓人。

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始终强调,他们的职责只针对企业污染。但是当记者向他当面举报,希望调查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料、向汾河排放污水时,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情绪变得很激动。

王新森:你逮住证据了,谁逮住了,你把那企业逮住了吗?

记者:那可是目前造成的这种现状你们不应该。

王新森:运污不是企业的人,我们跟老百姓有啥办法?

记者:可是跟环境有关啊。

王新森:污染是你们村里人,村里人不管,让谁管了,活该。

半小时观察:打掉“黑恶”才能见蓝天

上市公司无法无天的排污,村干部拿钱看门护院,环保局无视企业污染,当地村民的举报,轻则口头警告,重则经受皮肉之苦,和记者说过话,都要担心遭受打击报复。历经媒体多次曝光,环保专项督查,污染反而日趋严重。洪洞县发生的这一幕幕,已经到了荒诞的地步。

2017年1月,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要加大对“村霸”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今年2月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引发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明确强调,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事关广大农民根本福祉,事关农村社会的文明与和谐。

不查处污染企业、不打掉保护伞,不处理掉不合格的干部,和谐秀美的新农村,在沟里村就无法实现。我们希望当地政府能落实中央的政策,执行国家的法律,履行自己的职责,给党和百姓一份满意的答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平台华宇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